<acronym id="4xmkf"></acronym>
<table id="4xmkf"><strike id="4xmkf"></strike></table>
<pre id="4xmkf"></pre>
<td id="4xmkf"><option id="4xmkf"></option></td>

  • <td id="4xmkf"></td>

  • <track id="4xmkf"><ruby id="4xmkf"><menu id="4xmkf"></menu></ruby></track>
    您好,歡迎訪問中國名律師刑事辯護官方網站!
    刑事律師
    首席刑事律師-王平聚
    清華大學博士
    深圳大學市委黨校刑法教授
    深圳福田區第三屆政協委員
    全國熱線
    全國熱線:

    139-0298-3029(微信同號)

  • 網站首頁
  • 首席律師
  • 律師團隊
  • 無辜者計劃
  • 刑事合規
  • 刑事控告
  • 辯護罪名
  • 成功案例
  • 刑事資訊
  • 聯系我們
  • 關于我們
  • 刑事律師庭審發問及質證的技巧

    時間:2022-12-06 14:41:39 瀏覽:
    導讀: 很高興跟大家認識,也很高興能有機會跟大家在這里交流一些辦案的經驗和技巧,就是互相學習,互相交流。剛才張主任介紹說什么很著名,

          很高興跟大家認識,也很高興能有機會跟大家在這里交流一些辦案的經驗和技巧,就是互相學習,互相交流。剛才張主任介紹說什么很著名,這個也談不上。因為張老是我們的老前輩,要說資深級可以稱為資深級,因為我年齡比較大。就是跟大家一起交流,很高興。有一點出入,我看這個報告上寫的題目是庭審質證。當時我和助理寫兩篇文章,可能發過來兩篇,就把這篇放在這里了。實際上我今天講的題目是關于對被告人的發問,在法庭上律師對被告人的發問。

      我今天跟大家講的題目是論庭審當中律師對被告人的發問。為什么對這個人發問?發問的時候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問題?有什么技巧?這是我今天跟大家交流的。為什么對被告人要發問?這個跟我們中國庭審模式,跟審判方式是有關系的。如果你在英美國家它不存在對被告人發問的問題,因為被告人有沉默權,他可以一句話不說,由他的律師跟公訴人辨,他在那里坐山觀虎斗的,一般我們看外國電影、香港電影,被告人穿的是西裝革履,而且他也不像我們的被告人要經過關押,往往已經關了一兩年了,被告人已經身心俱疲,但是外國的被告人是可以保釋的,除非及個別的暴力犯罪,一般的都可以保釋,所以平時都在社會上,由律師跟公訴人對抗。所以說他可以由沉默權,他可以一句話不說。這個跟我們是不一樣的。在那種制度下,不存在對被告人的發問。

      我們中國的庭審模式,就存在一個對被告人發問的問題,而且對被告人的發問,或者叫訊問,檢察官的訊問,還是我們庭審的一個焦點問題,一個中心問題。被告人是我們庭審的一個中心。這跟我們重口供,有罪推定的思維方式有關系的。我們的被告人,都是孤零零的坐在法庭的正中央,比如說這是審判席,這邊是公訴方,這邊是辯護方,我們被告人和辯護人不坐在一起,外國被告人和辯護律師是坐在一起的,這樣他們有話可以商量,而我們不是,我們被告人孤零零的坐在正前方,有時候還用一個小籠子鎖起來。這種是一種有罪推定的方式,或者說漠視被告人的合法權益。被告人坐在那里非常孤單,非常無助,有什么話跟律師交流,又無法交流。有的時候如果律師在開庭之前,沒有來得及會見,那么等于在開庭之前,等于說跟被告人無法交流,在法庭上被告人有時候覺得很無助,該怎么回答都覺得茫然失措。這跟我們這種庭審方式是有關系的。正常的庭審方式,是正三角形,控辨審,法官在上面,然后兩邊是控辯雙方。而中國,我們的法庭布局是倒三角,被告在中心,公訴方可以訊問被告人,辯護人可以訊問被告人,然后法官還可以再訊問被告身,所以被告人成了法庭審判的主角,大家都向他問話,這說明我們重口供,而且有罪推定。

      所以在中國這種模式下,才存在對被告人發問的問題,當然我們這個模式有待于改進。但是目前短時間還改變不了,我們說被告人賦予他沉默權,嫌疑人賦予他沉默權,這個短期內實現不了,尤其是公安部門,或者是檢察官反對的意見很大。為什么?他說如果被告人有沉默權,那么很大一部分案子就破不了,為什么?因為我們的科技水平低啊等等,我們現在破案主要靠口供,拿著口供以后再去找其他的證據線索,所以說我們的刑訊逼供,騙供、誘供盛行,這個跟這種證據制度,跟庭審方式都是有關系的。盡管目前短時間對被告人的發問還改變不了,我們的庭審模式一時半會也改變不了,那么我們在目前的情況下,怎么樣在既有的制度環境內,盡最大努力來幫助被告人充分辯護,維護他的合法權益,爭取他的權益最大化。所以我就講講怎么樣對證人發問這個環節。

      大家都是搞法律的,我們的庭審一般來講,分五個階段,首先宣布開庭,宣布開庭的時候,法官要核對一下被告人的身份,然后給你交代一下權利,你有上訴權,你有辯護權等等。然后就開始法庭調查,還有法庭辯論,被告人陳述,最后是評議和宣判。法庭調查是一個很重要的階段,雖然很枯燥,外行人看著不熱鬧,外行人都想看辯論,看律師的風采,看檢察官的口才啊,但是對于內行人來講,法庭調查很重要的,它是一個基礎問題他要解決事實有沒有?存在不存在,證據足不足?夠不夠?有沒有達到正規標準?控方是否具備舉證責任?法庭調查開始,首先由公訴人宣讀起訴書,宣讀起訴書完了,那么法官一般簡要問一下被告人,你對起訴書什么意見,你認罪不認罪?你認可不認可啊?允許被告人簡要的回答幾點,及時被告人說我有異議,他也會讓你簡要地說,你的異議在哪里?他不會讓你展開說的。這個階段完了以后,也是由公訴人先訊問被告人,如果被告人認罪,那就好辦了,就讓你講一下事實經過,怎么殺的人,時間、地點、手段、工具、后果,有沒有自首等等。如果不認罪,訊問的難度就大一些。不管認罪不認罪,公訴人首先要問被告人,從頭到尾問,公訴人而且問的很詳細,很全面。在這個情況下,公訴人先問好以后,再由第二個人問被告人。那么在這種模式下,律師怎么發問,為什么要發問?首先我認為第一點,辯護人對被告人的發問,是一個獨立階段,是一個獨立的程序,有它的功能和地位。為什么?可以說在法庭上,在律師對被告人發問之前,律師是沒有機會說話的,有的起訴書很長,有一些黑社會案件,五六十個被告,光念書五起訴書要念一上午,有時候你一上午就白坐了。那么真正輪到你說話了,就是對被告人進行發問,這是你第一次亮相。我們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通過律師幾句簡單的問話,那么大家就知道律師的水平了如何了,能力如何了,不是熟悉庭審程序,對案情的把握等等。這是律師的第一次亮相,所以大家要重視這一點。所以我們認為,律師對被告人的發問,是法庭調查當中的一個程序,它有他獨特的功能。

      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律師對被告人的發問,是由律師主導一個程序,公訴方肯定是圍繞他的指控,圍繞他的起訴發問的,他問的問題都是圍繞你構成犯罪,然后你犯罪比較嚴重,危害性非常大,他圍繞這個來的,他對你也問,但是他問的東西是圍繞著指控,既然把你起訴到法庭,他就認為你構成犯罪的,否則的話就必要到法庭了。首先從定性來講,他認為你構成了犯罪,所以公訴人代表國家把被告人送上法庭。所以他問的時候,是有側重點的,是有傾向性的。他問的目的是為了讓被告人把犯罪事實和情節,展示在法庭面前,展示在旁聽觀眾面前。那么我們律師肯定不是這個思路,律師問的目的,是說對你有利的,無罪,或者是罪輕的一些情節展現在法官和旁聽觀眾面前,這個是由律師來主導的一個程序。公訴人怎么問,你管不了他,但是作為律師來講,你怎么問,那是由自己掌握的。我實現可以設計一下問什么問題,不問什么問題。這是律師主導的程序,當然對被告人相對來說是有利的程序。

      第三點,律師對被告人發問,也是被告人向法庭全面展示案件事實的一個過程。那么我通過設計一些問題,我來問你,對把你有利一些辯解理由啊,一些經過講出來,尤其是在無罪辯護當中,為什么要做無罪辯護?被告人為什么不認罪?我有我的理由,我有我的冤屈,所以我要講出來。所以說,發問是給被告人一個機會,讓他向法庭全面展示案件事實,并不像起訴書寫的那樣,被告人罪大惡極,或者是構成了犯罪,不是那樣的,我有我的辯解理由,我有的申訴理由,這也是給被告人一個機會。

      在辯護人向被告人發問之前,由于是公訴人先宣讀了起訴書,而且又是公訴人先向被告人發問的,所以給大家留下的印象,這個被告人肯定構成了犯罪,殺人的時間、地點、手段都很清楚,受賄的時間經過、票據金額也都很清楚了。所以給大家留下的印象就是有罪的可能大一些,犯重的可能更大一些,但是現在輪到辯護人對被告人發問了,那么就給被告人一個機會,全面展示案件事實,無罪的做無罪的辯護,有罪做罪輕辯護,這個是給被告人提供一個機會。

      為什么要發問呢?它有什么作用?有以下幾個功能:一個是有利于查清無罪和罪輕的案件事實。所有的案件到法院以后,你作為辯護人出庭,你無非就是兩種辯護,一個是無罪辯護,一個罪輕辯護。所以說發問給你提供一個機會,有利于法庭查明無罪和罪輕的事實,無罪就是這個事根本構不成犯罪,這個事根本不是我干的,根本沒有這個事。再一點,比如說我不符合法律規定的構成要件,我是收錢了,但是我并沒有構成受賄罪,原因就是我沒有為他謀取利益,我沒有利用職務的便利,我們是友情饋贈,這就是它的第一個功能。有利于查清無罪和罪輕的一些案件事實。

      因為在開庭以前,被告人在上法庭之前,往往經歷了漫長的偵查、起訴階段,他以前所接觸的這些辦案人員,對他大部分都是抱有敵意的,見面以后都是訓斥他,更嚴重的,更極端的,搞刑訊逼供的,騙供誘供的都有,這種情況在實際當中屢見不鮮,他沒有機會說話,他有的時候要辯解,辯解了人家也不給你遞,或者說留著到法院上去說。往往在偵查階段,在公安局階段,被告人提出辯解,你到檢察院去說吧,檢察院給你機會。到檢察院起訴階段,檢察院不給你機會,說你到法庭上去吧,所以實際上他沒有機會來闡述對自己有利的東西,你即使說了,人家也沒有給你記錄。所以說在開庭之前,他接觸的都是指控他的人,都是追究他責任的人,所以說他不可能把有利的東西展示出來,或者被記錄下來,那么只有到了法庭上了,控辨審三方都在場,然后有旁聽觀眾,然后有媒體監督,有實況紀錄,只有在這個情況下,你才有機會展示。所以第一個功能有利于查清和無罪和罪輕的案件事實。

      第二點,有利于律師的舉證、質證和辯護。我們在法庭調查當中,首先是公訴人訊問,然后辯護人訊問,辯護人訊問完以后,法官還可以訊問。訊問完以后,就是舉證質證了,公訴方先舉證,公訴方舉完證,然后辨方再舉證,然后質證。公訴方出示一份證據,首先接受被告人的質疑和辯護人的質疑,相反也是一樣的,如果辯護人提供一份證據,同樣要征求一下被告人的意見,也同時要征求公訴人的意見,所以說第二個功能就是發問對舉證、質證,對辯護有鋪墊作用,它打下基礎。假如你要給被告人做無罪辯護,那么你經過這個發問,有一些你做了必要的鋪墊,你向他提出一些問題,他也做了一些無罪的辯解,做了一些回答,這樣給法官和旁聽觀眾一個印象,給旁聽觀眾也有一個印象,他要做無罪辯護,可能辯護人手里對有一些有利于的證據,不然的話,你到法庭突然出這么一個證據,事先也沒有任何渲染,那么就覺得很突然,大家都覺得不好接受,不可理解。所以說發問對以后的程序是一個必要的鋪墊。

      因為在案件當中,肯定有很多證據,每一個案件都有很多證據,這些證據無非分成兩種,一個是跟被告人的供述相一致的,一個是不一致的。就是跟供述和辯解,或者基本差不多,這樣就能印證指控方的指控。要么就是跟供述和辯解不一樣,那么這樣的話,控訴方的指控就不能成立。要么其他證據,證人、證言跟口供是吻合的,要么就是不吻合的。作為辯護人,你要做無罪辯護或者是做罪輕辯護,你在法庭上要問被告人一些問題,問你以后的無罪辯護也罷,罪輕辯護也罷,打下一個基礎。比如說證明被告人自首,你就問他,你在什么情況下報的案,是主動來的,還是被公安局強制抓來的?投案以后,你是主動交代的?還是被迫的?還是被別人打過了?這都為以后打下一個基礎。有利于律師的舉證、質證和以后的辯護。

      另外在法庭調查當中,有的時候辯護人自己還會出示一些證據,那么在我出示證據之前,我先問一下被告人,讓被告人也做一下鋪墊,這樣等當辯護人出示證據的時候,大家覺得順理成章,銜接的很自然。當然在實際當中,辯護人這一方證據很少,尤其是調查取證很困難,很危險,很多律師被抓,被判刑,都是因為調查取證。尤其是在強奸案件中,什么受害人當中,證人原來給公訴做過證,現在辯護人一找他,他就翻供了。所以這種情況下律師就很危險了。作為辯護人來講,我們的證據往往很少,但是并不等于沒有。另外我們的證據有時候可以從控訴方得到,從一些案件材料當中挑出來對我們一些有利的證據。我們自己取證能力很有限。但是我們可以從控訴方的案件材料挑出一些對我們有利的證據來利用,這個為以后案件的辯護做準備。這是第二個功能。

      這是第一個問題,我要講的就是律師的發問是一個獨立的程序,有它獨特的功能和作用,所以我們不可小瞧它。同時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說律師的發問,也是展示律師水平的一個平臺。這是律師第一次發言,那么你這個律師水平如何,通過你這幾個問題,包括法官,包括家屬,甚至包括公訴人也都心里有了大概的衡量了。如果說你問的問題,羅里羅嗦,都是問一些細枝末節的問題,最關鍵的問題沒有問到,那么你這個律師水平不行,不該問的問題問了很多,結果被法官屢次制止,這就沒有什么意思了。所以說發問很重要。

      第二個問題,怎么發問?如何發問?第一點在開庭之前,你需要做哪些工作?要做充分的準備,開庭是一個很重要的階段,開庭在中國往往很短,比如說黑社會案件,五六十個被告,甚至90多個被告,開了十幾天就開完了,如果在國外是不可想象的。在國外這么多被告人的情況下,往往要開好幾年才能結束,就是因為每一個證人要出庭作證的,每一個證人都要接受控辨雙方的調查訊問,訊問質證,所以速度非常慢。而我們中國證人基本不出庭,就宣讀筆錄,還叫宣讀證言節錄,只是摘要的宣讀幾段,所以我們庭審非???,即使五六十個被告人,開庭也就十幾天。像今天7月份遼寧(宋程飛 音)的黑社會案件,被告人,79個被告人,開庭開了16天。還有(任志偉 音)的案件,45個被告人,開了15天,咱們覺得這個已經很長了,但是也相當了。前幾天在北京開的藝林集團的案件,28個被告人,開庭開了5天。真正大量的工作還是在庭前做。我們經常說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其實真正在法庭上發問時間很短,允許你問的問題,或者你所能問的問題也很少,那么要提前做好充分的準備。

      怎么樣做準備?首先你要認真閱卷。我們現在還叫卷宗移送,雖然不是全部移送,但是是主要證據的復印件或者是照片,而不是全部移送,但是根據新的《律師法》,那么審查起訴階段,我們可以看到全部的案件材料,到了審判階段可以看到全部的所有案件材料,這個全部案件材料和所有案件材料有什么區別?如果有區別,我們先不關它,在這種情況下,閱卷按照要求,應該閱的比較全了,基本上公訴方提交的證據材料,我們基本上都能看到。既然這樣,我們自己沒有取證能力,取證很難,取證有危險,那么我們只能認真閱卷了。當然有的案件卷子很多,一般殺人搶劫比較簡單,一兩本案卷。有的經濟犯罪,詐騙等等有幾十本,上百本案件。是不是這么案卷都閱呢?有一些案卷沒有多少意義,都是一些帳冊,銀行的走帳記錄。比如說藝林那個案件,光合同加起來就有1000多冊了,所以說并不是所有的卷子都要看。真正重要的是證人證言,被告人公訴啊,這些東西重要。一些走帳的東西,都是客觀的東西。像那些合同都一樣的,只不過帳上的姓名不一樣,這些東西不一定作為重要的。所以要認真閱卷。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我們自己很少有證據材料,沒有這個能力,那么要多看,研究透了控方的證據材料,這個首先要做好。另外你閱卷,也有利于律師準確判斷被告人公訴和辯解的真實性,偵查階段可以說幾乎所有的被告人是認罪的,在中國這種偵查模式下,被告人沒有沉默權,沒有律師在場,沒有監控錄像,幾乎所有的被告人都是認罪的,不認罪的很少見。為什么?就是這種偵查模式,這種模式的弊端造成的。有的到了審查起訴階段翻供了,有的到法庭階段翻供了,到底哪個是真的?假的?偵查階段說收了40萬,審判階段說沒有收,到了法庭也說沒有收,到底有沒有收?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殺人?不知道。這個情況下你怎么辦?你可以看案件材料,其他證人怎么說,其他證據怎么說,這時候有助于判斷供述人辯解的真偽,如果你光憑他自己說,難以判斷真假,可以看看其他的證據怎么說的。所以你認真閱卷有利于判斷他供述的真偽。

      再一個你認真閱卷,也有助于發問重點的突出,尤其對于一些重要的證據,關鍵的證據,你要仔細推敲,這樣你發問的時候,能夠邏輯清晰,重點突出,不至于說該問的沒有問到,跟案件至關重要的沒有問到,凈問一些羅利羅嗦的,對案情沒有影響的東西,這都有賴于你的認真閱卷。

      第二點,庭審前要與被告人進行充分的溝通。因為偵查階段,你會見難,即使讓你會見了,也有偵查人員在場,被監聽,被旁聽,你不敢什么說什么。審判階段受的限制少一些,到了法庭,你跟被告人之間基本上沒有什么限制了,當然不同的案件有不同的要求。像我們以前在遼寧辦的二社會案件,還有我們在黑龍江辦的案件,都不是單獨會見的,每次會見專案組人都要在場,而且做記錄,而且要你簽字確認,當然這是個別的案件,大部分案件在審判階段就可以單獨會見了,單獨談話了。所以要跟被告人進行充分的溝通,你首先跟他解釋發問是個什么程序,什么時候用,要跟他解釋清楚這是怎么回事。

      第二點,你要就平時庭審當中問他的問題,我想怎么問你進行溝通,就是排練。就像春晚每年要彩排,奧運會的開幕式要進行才片,實際上這就是一種排練,就是到法庭上我怎么問你,然后你怎么回答,你要做到心中有數。要不到法庭上突然問你一個問題,被告人自己蒙了,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或者回答出來以后,對你這個案子不利了,那么就失利了。所以為了避免這一點,事先要進行溝通。

      以前我辦過一個案件,是在天津的,指控他受賄,在開庭之前,我和律師就去看守所會見他,然后那個律師說咱們現在演練一下,我問你這個問題你怎么回答,你我問你那個問題你怎么回答。

      再有一點律師應該把發問的思路和重點跟被告人溝通,我為什么這么問?為什么從這個切入點來問?這個要溝通。然后重點主要問什么,當然這主要針對無罪辯護的案件,罪輕的就簡單多了。再有一個,律師應該全面了解被告人對起訴書有什么異議。如果被告人自己認識了,這個殺人的事確實是我殺的,時間、地點都沒有錯,那么你也沒有必要下工夫了,你做罪輕辯護就完了,判個死緩就完了,如果說他這個事不是我干的,或者受賄這個事我根本就沒有收,或者是收了,但是我沒有構成犯罪,這種情況下你要下工夫了。

      第三個要做的準備,要制定一個書面提綱,草擬一個書面提綱,我們經常說再好記憶力也不如一個爛筆頭,還是要事先做好準備。我有切身體會,如果事先擬好發問提綱,開庭的時候我心里有了準備,我就不慌了,公訴人問到了,我就不問了,公訴人如果沒有問的,我就可以問。如果你自己什么都沒有,這時候心里有點沒底了,只能是隨機應變了。尤其對于案情復雜的,那么你心里更沒底了,所以我建議大家事先做一個發問提綱,你想想這個案件涉及到哪些問題,然后公訴人會問到哪些問題?;蛘哒f公訴人從這個角度來問的,我從哪個角度來問?這個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你這個發問提綱,你發問的整體思路應該與律師的辯護思路一致。我為什么這么問?這個跟我以后的辯護觀點、辯護思路是一致的。這個發問的思路與我辯護的重點也是一致的。這個在開庭之前,在庭下做準備工作,做功課。

      那么開庭以后,怎么發問?發問的時候注意什么?我想提出這么幾個觀點跟大家一起借鑒,一起學習?;蛘呓邪l問的技巧。第一個就是你發問的方式和語氣,要與辯護者相適應。就是說律師你要注意,你是辯護人,你是他合法權益的維護者,當然你不能把他當做一家人,當做親戚這也不對,但是畢竟我講過了,在漫長訴訟階段當中,他前面接觸的都是法官、檢查機關,他們對被告人都是有敵意的,對被告人的辯解不重視,甚至是冷嘲熱諷。所以說公訴人發問的時候,語氣是嚴厲的,嚴肅的,有的時候甚至是訓斥。但是作為辯護人發問的時候,你要跟你的職責定位相一致,你是他合法權益的維護者。所以說你發問的語氣要緩和,要有親和力。要親切,你不能再訓斥他了,他一路走過來,都是被人家訓斥過來的,作為律師來講,你不能再訓他了,所以要緩和,要親切。讓被告人感覺到還有人愿意幫著他辯護,還有人愿意聽取他的回答陳述。

      另外你直接叫被告人名字就行了,不一定加上被告人張三這幾個字,當然也要避免這種情況,叫張局長、李總這個也不嚴肅了。尤其是經濟犯罪,都是有職務的,要么是總經理,處長啊什么的,這個時候不要叫職務了,直呼其名就完了,你發問的方式和語氣,要跟你的辯護職能相適應。當然也不能稱兄道弟,你一定要親切,要緩和。當然有的公訴人水平也很高,我以前在上海辦過一個案件,這個公訴人是全國十佳公訴人,他問被告人的時候態度也很緩和,循循善誘,娓娓道來,被告人的情緒很激動,動不動就不回答問題了,我身體難受,我要回去休息,所以說公訴人就得哄著他說話,要不然庭審就沒有辦法進行了,所以公訴人態度非常親切,比辯護人還親切。

      第二點,你要針對被告人的認知能力,就是根據被告人的水平,采取讓他能理解的方式發問,就是要通俗易懂,如果他本身就是文盲,你問問題不要問一些很高深的問題,法律專門術語的,你要用通俗的方式來發問,他理解不了這么高深的問題,當然有一些經濟犯罪,職務犯罪的水平也很高,當然他也不見得對法律懂,所以要通俗易懂。

      第三點,要緊緊圍繞發問的目的進行發問,你為什么要問這個問題?為什么不問別的問題?你什么目的?要圍繞目的來,你是要做無罪辯護還是做罪輕辯護?你要做無罪辯護,就不要問罪輕的問題,你要做罪輕辯護,就不要問關于無罪的東西了。免得他說無罪,結果最后來自首就難以認定了。所以說你看是做無罪辯護,還是做罪輕辯護,根據這個來認定。大家知道在中國無罪是非常難的,我們的無罪率在千分之幾,每年最高法院的工作報告就知道了,說去年判了幾十萬個案件,無罪案件占幾萬,或者是占幾千件。所以我們的無罪率是非常低的,在美國的最高法院的審查中,無罪大約在三分之一左右。所以要根據無罪辯護還是罪輕辯護來設計問題。

      正由于我們無罪難,所以說很多案件辯護的時候感到很為難。有的被告人關了兩年了,這時候你還能做無罪辯護嗎?我們覺得有時候確實不好辦,關了兩年多,當時的辦案人員,偵查人員,檢察人員都已經立功受獎了,該升官的升官,這時候就讓被告服從法院判決了。前幾天在藝林的案件中,前面做無罪辯護,后面又說如果法院判有罪,希望判罪輕處罰。還有的被告人請了兩個律師,一個律師做有罪保護,另外一個做無罪辯護,這是無奈之舉。所以我們說發問的時候要圍繞你的目標來設計問題。

      當然有的時候,你問他的一些問題,讓他親口說出來,比如說受到了刑訊逼供,受到了誘供、逼供等等,受到很多不公待遇,目的也是讓旁聽群眾聽聽,甚至讓領導聽聽,但是他不在法庭上,他在旁邊的監控室里,讓他聽聽,并不是說律師不知道這個問題,你很清楚了,只不過通過他的口說出來。

      再有一點,注意發問的方式,盡量避免公訴人的反對和審判人員的制止。第一不要用誘導的方式來發問,誘導式發問,你在問問題的時候,把答案包含在其中了。律師問話只能是直接問,一問一答。比如說收錢沒有收?他說沒有收。不能說你收了錢了以后,把錢送哪兒去了?這個屬于復雜問題了,或者你殺人以后去哪兒了?這屬于復雜問題,因為你答案包含在里面了,首先我肯定你收錢了,肯定你殺人了。所以說有很多律師,他可能不太懂在開庭的時候就提出類似的問題,結果受到公訴人的抗議,受到法官的制止。比如說有的律師問被告人,當時張三給你送錢的時候,你不想受賄是嗎?這也屬于復雜問題,或者說你當時跟女的發生關系的時候,她是自愿的是嗎?這也屬于復雜問題。應該一問一答,一個問題一個問題問。他當時給你送錢沒有?送了。你當時想不想收?想。如果誘導式,公訴人表示抗議,法官也會制止你。

      第二個問題,不要重復發問。有的問題公訴人已經問過了,被告人回答的也很清晰,也符合你的要求,符合你的想法,那么這種情況下,你就沒有必要再問了,所以你不要重復,羅里羅嗦,或者是細枝末節的問題問了很多,該問的問題反而沒有問。與案件無關的問題也不要發問,這就需要對問題有一個設計。

      下面一點,發問的技巧也包含你是做無罪辯護還是做罪輕辯護?剛才我說了根據這兩種情況,你在設計問題的時候要考慮,真正到了法庭上,你在訊問的時候,發問的時候,也要圍繞這個,你是做無罪辯護還是做罪輕辯護?有很多案件一般是不認罪的,比如說詐騙案件,在我經歷過的案件中,很少有人承認說我主觀上就是想辨的,我一開始就想騙。再有黑社會案件,往往被告人也不認罪的,其他的罪名認,比如說聚眾斗毆啊,私藏槍支,偷稅等等,這個我都認,但是你要說我是黑社會,你說槍斃我,我也不認。我也辦過很多黑社會的案件,像遼寧的任志偉啊,黑龍江的大地主、小地主啊。他們都不認為自己是黑社會,所以說在這點上,都是無罪辯護的,但是對于其他的罪,他可能會認,你問的時候,要圍繞無罪和罪輕兩種情況。無罪的要圍繞犯罪構成要件夠不夠?是全部都不夠?還是說一個不夠,或者兩個不夠?因為我們知道犯罪構成四個要件,必須同時具備,你沒有主觀故意也不行,你光客觀的也不行。你要做無罪辯護,就圍繞著犯罪構成四個要件來問,比如說黑社會四個特點,什么組織性,什么壟斷性,什么暴力性,你挨個來問他,他一般說我們沒有什么組織,也沒有骨干,也沒有什么幫規,也沒有形成什么壟斷,也沒有什么暴力,你做無罪就圍繞著犯罪構成要件來問,只要你能證明一個要件不夠,那么他的犯罪就不能成立。比如說黑社會,四個要件只有有一個不夠,那么就不能定他黑社會性質組織。

      再一個詐騙案,就圍繞著主觀故意,因為事情已經發生了,客觀事實往往是存在的,但是關鍵是主觀故意方面的,你是不是想騙,是不是想非法占有?就圍繞這個來問。再比如說受賄,有很多人在偵查階段承認我確實收錢了,行賄案件也說我給他送錢了,兩者對的上,而且時間、地點、錢的去向都說的很吻合,這種情況下,你再說沒有收錢,就不現實了。收錢的事已經被固定下來了,如果在這個情況下你還做無罪辯護,那么你要圍繞受賄的構建要件來辯護,行賄送錢是送了,但是我不是為了謀取不正當利益,你在做無罪辯護,要圍繞這些方面來。那么行賄呢,我是行賄了,但是我不是為了謀取不正當利益。那么你做無罪辯護要圍繞這些方面來。那么你要做罪輕辯護,你問的時候,要圍繞從輕、減輕這方面,比如說話立功啊,自首啊,這是法庭的從輕,還有一些酌定的,比如說你平時表現怎么樣,有沒有給慈善機構捐過款?有沒有給孤寡老人送過米和面啊?你把這個人砍倒以后有沒有進行搶救啊?或者有沒有對傷者進行賠償啊?這是屬于酌定情節,主要是圍繞這些東西來定的。

      再比如說強奸罪,那么強奸罪往往承認過發生過關系,確實發生關系了,但是他說我不構成罪犯,那么這個往往要看是不是違背婦女的意志了。如果沒有發生什么關系,這個被送到法院的可能性也不大。要多設計幾個角度,不同層次,不同側面給他問透了。

      下面一個技巧,或者是注意的問題,要根據庭審的情況,及時調整你的發問思路和重點,要隨機應變,你事先設計了一個發問提綱,但是我們說事物都是千變萬化的,因為公訴人在法庭上先問,他問的問題,可能把你想問的都問了,他又問了你幾個想不到的問題,那么這個情況下你就不能一成不變,守株待兔了,你要隨機應變,隨時調整,調整你的思路和重點。有時候圍繞著一個問題要多次發問,公訴人反復問幾次,辯護人也反復問幾次,所以要隨時調整。

      還有的時候,公訴人往往問被告人,你今天不認罪了,你翻供了,但是你偵查階段為什么承認?被告人說我偵查階段受到了刑訊逼供,騙供、誘供,那么作為辯護人來講,有的時候要把這個問題放大,讓旁聽群眾聽到,讓在場領導聽到,所以辯護人就使勁問這個問題,這是我剛學到的。這是我跟陳大律師學的,前幾天我們在福田區開庭,是兄弟倆受賄。在法庭上,被告人就說,我在偵查階段,是做了一些不利于我的事情,但是說實在的,48小時電燈泡烤著我,不讓我睡覺,那么在這個情況下做的供述。那么陳老師就使勁問他,我沒有聽清,你再說一遍到底是多少小時?被告人說48小時,用什么烤的你?電燈泡。然后陳律師說你敢確定嗎?被告人說敢確定。你敢負法律責任嗎?我敢負法律責任,就圍繞這個問題窮追猛打,就是為了把這個問題放大,讓大家認識到有這個問題,作為我來講,我平時很少問刑訊逼供的問題,沒有人給你證明。當時辯護人也不在場,人家偵控機關也不承認。你問了不但沒有什么好處,反而讓大家恨你,對你的從輕判處不利,這個就根據不同的情況,有時候就需要把刑訊逼供提出來,需要引起各方面的重視,就反復的說,重復的說,這個應該也算一個技巧。

      所以說要根據庭審的情況,及時調整你問話的思路和重點。因為有時候公訴人看律師發問以后,他會再接著問問題,這種情況你要及時調整思路,要準備應戰,要反擊他的訊問。還有的時候,被告人,我剛才說了在偵查階段,往往都是認罪的,但是到了法庭上就推翻了。那么這種情況,我們律師就問了,你今天說的跟以前說的不一樣?你以哪個說的為準?被告人往往說我以今天說的為準。當然有時候也做罪輕辯護,但是被告人在陳述當中,在回答當中有不認罪的意思,回答不是很老實,這種情況你要提醒他,你現在對你所犯的罪犯什么認識?那么被告人就意識到,我得認罪啊,不認罪就沒有希望了,他可能會說我很后悔啊,很痛心疾首啊。

      再一個問題要充分考慮到被告人的個人情況,被告人的情況是千差萬別的,暴力犯罪往往是學歷很低,水平很低,所以你問話要通俗易懂。那么有一些人理解能力比較強和表達能力比較強,在這個情況下,你要用不同的問話方式。比如說對于那些不善于理解的被告人,你問的問題,他本身不理解,你律師發問的時候,應該把發問的問題分成一個一個具體的問題,要明白。對于不善于表達的被告人,你律師可以把你想問的話總結一下,你是不是這個意思?但是這種情況往往被法官所制止,但是他不善于表達,你只能這么做了,法官制止再說,不制止就這么做。那么對于善于理解的被告人,律師可以同時提出幾個問題,一組問題,然后讓他自己以自己的方式和語言表達出來,你同時提幾個問題,他也能理解。那么對于很善于表達的被告人,律師可以直接提問問題,他自己來表達,這樣對被告人的敘述更具體,更生動,更有說服力,更容易獲得法官的認可,獲得旁聽群眾的認可。當然在律師發問之前,公訴人先發問,如果公訴人發問不當,有誘供啊,有訓斥啊,有這種輕微的時候,你作為辯護人,你也可以及時提出抗議,表示反對。這就是我講的發問,它是一個獨立程序,有它的獨特功能,那么怎么發問有一些準備工作,有一些技巧。我今天就給大家講這么多,謝謝大家。

    021.jpg

    分享到:
    刑事律師
    ?
    免費熱線

    139-0298-3029(微信同號)

    立即咨詢我們

    我們的聯系方式


    辦公電話:

    139-0298-3029(微信同號)

    地址:深圳市福田區福中三路2003號國銀金融中心大廈11-13樓 深圳刑事律師
    CopyRight ? 2018 中國名律師刑事辯護網 粵ICP備16106572號-1 郵箱:780691570@qq.com
    真实国产普通话对白乱子子伦视频|无码不卡一区二区|991精品熟女老女系列|久久五月精品中文字幕
    <acronym id="4xmkf"></acronym>
    <table id="4xmkf"><strike id="4xmkf"></strike></table>
    <pre id="4xmkf"></pre>
    <td id="4xmkf"><option id="4xmkf"></option></td>

  • <td id="4xmkf"></td>

  • <track id="4xmkf"><ruby id="4xmkf"><menu id="4xmkf"></menu></ruby></track>